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
文/宋子豪


2017年12月8日,在“浙中第一高楼”,义乌世贸中心香格里拉酒店内,周晓光盛装出席儿子虞江波的婚礼,新娘是森宇集团的千金俞恬伊。

这场被称作义乌当年最壕的婚礼,杨澜主持,董文华献唱。马云、王健林等商界大佬纷纷到场。珠宝界的领军人物,施华洛世奇水晶的接班人也向新人送上祝福。

珠光宝气,高朋满座。

那两年大概是周晓光高光年份,三月份她刚和丈夫登上胡润百富榜第65位。次年又被评为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第26位,成为浙江女首富。
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周晓光

不过,人总是很难察觉到哪刻是自己人生的顶点,因为身处顶点,总觉得明天会更好。

荣登浙江女首富半年后,周晓光的新光集团就接连爆出债务危机。2019年4月3日,新光集团更是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重组。

周晓光自身也欠下数百亿巨债,被法院判定为被执行人,也就是常说的“老赖”。

受新光集团拖累,旗下唯一上市地产平台ST新光,三季报继续亏损10.12亿,成为房企巨亏典型。2018年来暴跌的股价,更是埋葬了无数股民。

2017年有一部以周晓光为原型的热播剧《鸡毛飞上天》。对比剧中的大团圆结局,只能说,人生大起大落比电视剧神奇,编剧都不敢这么写。

鸡毛飞上天的创业史


1962年,周晓光出生在浙江诸暨的小山村里,村里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,进出只能靠步行。

周晓光家里有5个妹妹,1个弟弟。曹雪芹形容家里穷说"举家食粥",但周晓光的自传里,家里穷得只能吃野菜,喝稀汤。

“粥”字当中还有个米,“汤”字就只剩三点水了。

年幼的周晓光最大的信念就是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。

1978年周晓光高中毕业,正赶上改革开放元年。没考上大学的她,深信母亲教导的“会做不如会算的”,决定出门行商“闯码头”。

她听说在东北绣花样卖的好,就到处学习绣花样的技巧,然后拿着向母亲借的20块钱,坐火车到了东北。

在东北,因为周晓光的绣花样款式好,还能不厌其烦为顾客介绍怎么使用,怎么搭配,她成了街上的销售冠军。不到40天就挣了380块钱,抵得上家乡21个月的工资。

1985年,周晓光嫁给了同样卖绣花样的虞云新。第二年夫妻俩拿出1.5万积蓄,在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买了一个摊位。

在东北时,周晓光就注意到当地女人都喜欢带花花绿绿的头饰,觉得是个商机,便决定做小饰品生意。

最初夫妻俩的目标是,赚够五万块钱就回农村老家男耕女织。没想到随着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崛起,周晓光夫妇卖“仿真珠宝”、“流行饰品”在大江南北流行起来。两年赚了十几万,夫妻俩再也没有提回农村的事。

赚的钱越来越多,1990年从香港考察回来的周晓光,买下了义乌朝阳门的一家商铺。开了义乌第一家饰品店面。不但自己生产,也做其他品牌的代理商。

1992 年,周晓光更是被台湾一知名饰品企业选为代理,生意越来越红火。

但后来,供应商落后供货能力太弱,跟不上顾客日益上涨的消费需求,周晓光夫妇第一次起了办实业的念头。

1995年,义乌市政府支持小企业由商转工,扶持本地企业。周晓光夫妇看中饰品行业做大做强的机会,不顾家人的反对,筹集了700万创立新光饰品厂。


“新光”取自两人名字最后一个字。这是夫妻俩十几年来打拼下的所有身家。

新光饰品厂的诞生也是周晓光夫妇,由商人变为企业家的转折点。

不过在初期,饰品厂的发展并不顺利,周晓光说:“人累得要死,还把自己给管哭了,但企业问题仍然是一大堆。”

哭完之后,周晓光从人员、信息网、市场三方面使出组合拳,把新光饰品从泥潭中拉了出来。

2004年,新光饰品走向正轨以后,周晓光夫妇开始着手集团的多元化发展。创立浙江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,收购房企浙江万厦,正式进入地产行业。

2005年,新光饰品国内外销售比已经达到了4:6,国际上也打下一片江山。

后来集团更名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。从此,周晓光在多个领域夺城拔寨,新光集团也发展为涉足饰品、房地产、农业、旅游、金融5大板块的大集团公司。旗下拥有了21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,近百家参股公司,鼎盛时总资产达800多亿元。

可让周晓光没想到的是,快速扩张给新光集团埋下了不小的隐患。

首富变首负


女首富命运的转折点是在2018年9月25日。

当天,新光集团被曝出旗下“15新光01”和“17新光控股CP001”两只债券违约,涉及本息规模达30亿元。

对这次债务违约,新光集团公告回应称:受宏观降杠杆、银行信贷收缩、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,流动性出现问题,未能按时偿付债券到期应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。

这个回复很有意思,就是说因为我借不到钱,所以没还上钱。顺着这个思路,稍微了解下新光集团发行的债券,就能发现新光集团“借新还旧”的情况很严重。

2011年新光集团发行第一笔债券,融资16亿中,有13亿是为了项目开发。可能就是这次,周晓光发现,借钱比赚钱容易。于是开始“习得性发债”。

到了2015年发行的债券,就是单纯为了还债和补充流动资金。比如15年第二期债券,“15新光02”,同样是为了偿还金融机构贷款。

一直持续到2018年,发行的10亿债券依然是为了偿还即将到期的短期融资券。

其实借新还旧,是很多企业扩张时的常用套路。在宽信用,放杠杆的情况下,很多企业借钱投资,购买资产,跑马圈地。

在新光集团不断发行债券的2015-2018年,集团规模也确实在不断扩大,总资产由2015年年末的316亿,增加到2018年半年度的812亿,周晓光夫妇的身家水涨船高。

2015年,周晓光夫妇首次进入胡润百富榜,以260亿身家排名65位。比2014年前进了296名。

2016年,新光集团旗下“浙江万厦房地产”和“浙江新光建材装饰城”借壳方圆支承上市(后改名新光圆成),周晓光夫妇的身家更是上涨至300亿,在胡润百富榜排名第53。

可是自从2018年融资收紧后,新光集团再借钱就难了。

以新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光圆成(现名*ST新光)举例,在2016年,新光圆成所有融资渠道中,利息最多不超过10.38%。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数据来源:*st新光财报


可是等到2018年,通过债券融资的利息最高达到24%。融资越来越难,新光圆成不惜要借“高利贷”。


鸡毛换糖成为浙江女首富,半年就爆出债务危机

数据来源:*st新光财报


但即使新光圆成愿意借高利贷,也难以维持现金流。2018年9月之后,新光集团被爆出不少债务违约,甚至要占用子公司资金还债。

2018年5月,在未经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,新光圆成及其子公司将本应偿还新疆、江西、上海三地公司及陈某的资金,直接转入新光集团,新光集团并未向债权人归还上述款项,由其实际占用。

这一系列的债务转移,累计向新光集团提供资金6.75亿元,占新光圆成2017年底净资产8.41%。

更早的2017年5月12日,新光集团的操作同样恶劣,但流程更隐蔽。

当时,新光圆成子公司浙江万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简称A公司),与南国某豆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B公司)签订《合作意向协议》,拟受让南国某豆持有的无锡汇某置业有限公司(简称C公司)股权。

经查明,在周晓光丈夫虞云新的安排下,A公司以支付股权收购款的名义,分别于2018年5月7日、2018年5月15日,向B公司划转共7.6亿元资金。但是,B公司通过公司C将这笔钱划转到了新光集团名下,由新光集团实际占用。

大股东如此不老实,今年2月28日,*ST新光发布业绩快报称,2019年,公司营业收入为17.05亿元,同比下降21.23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巨亏48.58亿元,同比下降2186.66%!

如此亏损,*ST新光给的解释是,旗下部分商品房被用于为控股股东借款抵押,无法正常对外销售。同时,综合考虑考虑各担保、诉讼及一审判决情况,计提预计负债 41.58 亿元,导致报告期业绩同比大幅下降。

到了今年三季报,ST新光依然亏损10.12亿。

最后的话


2018年的债务危机爆发后,周晓光和家人沉寂了几个月,后来召开道歉会,承诺尽最大努力,足额还上上市公司债务。有人质疑,有人讽刺,有人称赞。

2019年8月26日,周晓光和丈夫带领员工召开100天战役誓师动员大会,全力回归饰品行业,努力给债权人、合作伙伴、新光家人等一个交代。

到了今天,100天早就过去了。周晓光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,似乎只剩下一个令人唏嘘的结局。

周晓光的故事,有人诠释为“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”。从前有改革开放、政府扶持、经济增长的东风。如今要面对的却是融资收紧,金融去杠杆。

但就像四季轮替,经济周期、金融周期本是正常现象,我们只能直面。

有些人直面了,比如任正非,能经历多轮周期不倒且不断壮大,而有些企业家却在猛加杠杆中逐渐迷失。

如果优秀企业家真有什么共性,对人性和周期的敬畏,恐怕是这些人的共同气质。


·end·

分享:

评论